关于国富

当前位置: 国富首页> 国富观点 向疯子学习领导力的正文

向疯子学习领导力

 

发布人:国富咨询  发布时间:2017-08-23 10:01:05  点击数:358  

1503453661508635.jpg

 

  在危难时刻,你可以以疯子为镜,向疯子学习,超越自己身为正常人的认知限制,成为一个疯子式的领导者。有时候,只有跨越癫疯,你才能跨越巅峰!

 

  我们早已习惯了将世界万物一分为二,然后只取这对立二者中积极、美好的那一个,并对不幸落选的另一个大加鞭挞。所以,我们喜欢成功、美丽、强壮、聪明、正确、善良,我们唾弃失败、丑陋、柔弱、愚蠢、邪恶。

 

  但是,我们却不知道,这种二分法其实是相对的,正如没有黑夜,就无法判定何为白天一样,没有失败,怎么能衬托出成功?没有邪恶,怎么能凸显出善良?

 

  如果我们懂得了这个道理,那么,我们就能够用全然不同的眼光来看待那些罹患精神疾病的领导者了。

 

  我们一直以为,只有心智健全、精神健康的人才有资格担任领导者,才有能力领导万众,而那些疯疯癫癫的“精神病”,只能将人类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但是,精神病学家和心理学家们对这个结论说了一声响亮的“NO”!

 

  他们的研究表明,抑郁会使领导者变得更加现实,更加具有同理心。而躁狂则会使领导者更富有创造力,更加坚韧不拔。如果抑郁伴随着躁狂同时出现(双相障碍),甚至能激发出更多的领导力智慧。

 

  在一项心理学实验中,参与者们被要求按一个电源开关,并观察绿灯是否会亮。这些参与者实际上对灯没有任何控制力,绿灯点亮与否是由实验人员控制的。在多组不同实验中,研究者调整了按开关后灯亮的概率。第一组是75%的情况下,灯会亮。第二组是50%,第三种情况是25%。研究者事先通过测试将参与者们分成两类,一类是没有抑郁症状的人,另一类则是具有某些抑郁症状的人。

 

  结果,抑郁的学生没有低估自己的控制力,而正常的学生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也就是说,抑郁者更加清醒,更能准确地判断形势。研究者后来将这一发现定义为“抑郁的现实主义”。

 

  曾经担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就是这样一个清醒的抑郁者。二战爆发前,丘吉尔在内阁中担任财政大臣,他早就察觉到了纳粹的危险,预见到了战争的爆发。但是,他的精神正常的同僚们却过于乐观,将丘吉尔的忠告视为危言耸听。丘吉尔最亲密的政治导师戴维·劳埃德·乔治将希特勒称为“天生的领袖,具有坚定目标、魅力十足、精力充沛的人物”而大加推崇。丘吉尔的表哥、空军部长勋爵伦敦德里,始终不理会丘吉尔扩充英国空军的要求。当时的英国首相张伯伦多次和希特勒会晤,但始终没有看透希特勒的阴谋。第一次会面后,张伯伦认为:“尽管我认为在他(指希特勒)脸上看到了铁石心肠和冷酷无情,但我感觉他说的话还是值得相信的。”

 

  世人皆醉,唯有丘吉尔独醒。丘吉尔之所以没有被希特勒蒙在鼓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抑郁让他得以更为清醒、准确地判断形势。后来,也正是丘吉尔带领英国,挺过了纳粹的疯狂攻击,最终取得了胜利。

 

  特纳在1980年创办全球第一个全天候24小时播出的新闻频道CNN时,曾经将自己比作二战时德国将军“沙漠之狐”隆美尔的做法。他说:“在多个场合,这位将军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燃料来攻击英军。他往往在出乎对方预料的情况下发功进攻,打垮对方的战线,然后抢夺对方的燃料库。到了那个时候,就能为自己的装甲车加油,接着继续进攻。我在CNN上的财力投入想法与之类似。”

 

  特纳是在手头现金流匮乏,且不可能得到多少贷款的情况下推出CNN的,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资金最多只能支撑一年。但是,特纳竟然撑了下来,并取得了成功。看来,很多创业成功者在一开始被人斥为“疯子”,绝非空穴来风,而是一种客观准确的描述。

 

  特纳后来总结说:“面对一个问题时,我总是寻找不同寻常的视角和方法。没有什么卑鄙、非法或者不道德,只是打破问题的框架,把优势转移到我们一边。”这句绝非病患呓语的警醒真言的价值也许比他所创立的CNN还要大!

 

  丘吉尔和特纳并不是凤毛麟角的特例。研究表明,林肯、罗斯福、肯尼迪、甘地、马丁·路德·金这些人类历史上公认的杰出领导者都曾经罹患不同程度的抑郁、躁狂或两者兼有。但是,谁又能否认他们在绝难艰巨之际力挽狂澜的勇气与智慧呢?

 

  也许,正是在最严酷的环境下,精神疾病才激发出了他们卓越的领导力,让他们成为最伟大的危机领袖。也许,社会安居乐业的时候,他们一无是处。然而,当灾难发生,如果他们得以挺身而出,就能挽救其他人,给予人们暂时丢失的勇气,给予人们肯定自我的刚毅。

 

  我们不妨再来看看,那些精神完全正常的领导者在危机面前又是如何表现的。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据说,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曾经做过一次民意测验,小布什因为昏招迭出而荣登美国史上最烂总统的“宝座”。与之遥相呼应的是,小布什的智商也屡屡遭到质疑。

 

  但事实上,小布什在成为总统之前,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士。他受过最好的教育,中学毕业时,他的SAT成绩为1280分,远高于平均的1026分。他的智商为120,也明显高于标准的100。他在耶鲁大学的平均成绩为C,但耶鲁的C也不能说很烂,他在耶鲁的分数比另一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还稍微高一点,并与在哈佛就读的约翰·肯尼迪不相上下。另外,小布什的社交能力也相当突出。大学毕业之后,小布什靠着父亲给他的一万五千美元投入到石油生意中,也取得了成功。

 

  儿童和青年时期的经历表明,布什是个考虑周全、善于社交、相当聪明并且适应力很强的人。

 

  但是,当他成为总统之后,当“911”事件成为最严峻考验的时候,小布什用一根筋的思维,做出了一系列后来被证明将美国拖入泥潭,将世界带入灾难的荒谬决策。

 

  上述正反两方面的例证及其背后的一系列严谨研究告诉我们,在不同的情况下,应该有不同类型的领导。非危机领袖在太平盛世能够获得成功,但在危难时刻则应当远离权力。而在某些性命攸关的时刻,精神失常者也许更能带领人们度过如履薄冰的重大危机。

 

  事实上,早在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在《论问题》中写道:“为什么所有在哲学、政治、诗歌或艺术领域出类拔萃的人看起来很忧郁,甚至有些人饱受黑胆汁疾病的困扰?”其实,亚里士多德界定的领域还可以更宽泛些。19世纪意大利精神病学家切萨雷·龙博罗梭则给出了更为简洁有力的论断:疯子=天才!

 

  当然,接受这个论断并不是号召每一个领导者都要致力于让自己成为疯子!如果这样做,那才真的是疯了!

 

  我们的目的是激励那些有意提升自我领导能力的人去努力跨越癫疯!

 

  跨越癫疯的途径大致有两种。

 

  第一,充分认识到组织内各种人才的不同适用性。不要一棒子把那些不幸(或者说有幸)罹患抑郁、躁狂等精神疾患的人打死!那些正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危机、灾难,也许正是他们最好的舞台!相信他们,信任他们,给他们机会,让他们表演,哪怕你会冒被人指斥为疯子的风险!

 

  第二,深刻体会精神失常带来的“更为清醒、更有同理心、更有创造力、更具坚韧性”的卓越领导力特质。你不必非得成为疯子,才能拥有这些宝贵的特质。在危难时刻,你可以以疯子为镜,向疯子学习,超越自己身为正常人的认知限制,成为一个疯子式的领导者。

 

  记住,只有跨越癫疯,你才能跨越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