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富

当前位置: 国富首页> 国富观点 从中兴、鸿茅事件看传统企业商业模式转型之难的正文

从中兴、鸿茅事件看传统企业商业模式转型之难

 

发布人:国富咨询  发布时间:2018-05-02 16:26:10  点击数:138  

    不论是与由于国际环境的变化,还是来自互联网的冲击,或者经济新常态的趋势,中国传统的企业自2012年以来开始“集体”转型,而且近几年接触到的传统企业更加强烈的谈“转型”,我连续三年春节后第一堂课都是被邀到各地讲“转型”。坦率地讲,我有点灰心,因为我们的很多企业家听得多、讲得多,真要“脱胎换骨”的转型真的“难于上青天”,这其中包括中国的那些已经世界500强的所谓“世界级”规模企业。


    而从近来发生的中兴、鸿茅事件看,我们很多传统企业的转型仍任重而道远?


 

 

    当然,中兴也好,鸿茅也好,都不一定会这样看,他们会认为这这是一个独立的危机事件而已,只是可能未能有效的处理好,中兴更多的反思“合规”并琢磨开始投入力量强化研发,而鸿茅至今仍然是沉默并就危机事件进行沟通,在媒体舆论上进行正面的宣传。


 

    其实,如果我们从转型的角度观察的话,这些事情的发生是具有共同性的,就是传统企业的痕迹太重,所谓传统企业的痕迹太重是指,在经营思维上仍然是传统的理念,尽管中兴做的是高大上的电子产品,鸿茅卖的是健康产业。


    这个所谓的传统理念是什么呢?
   

 

    第一,对所做事业缺少足够的敬畏感。


 

 

    我们知道,在传统的环境中,我们的企业在商业模式上大多依靠政策红利、环境红利取得发展,尤其是依赖于政府的推动,无论是资金还是发展都是如此,中兴是电信设备原来“四大家族”中硕果仅存的国有企业,最小的华为已经成长为行业领袖,其他两家已经烟消云散,而中兴则在艰难的困境生存下来并不断寻求自己的发展之路,这与;鸿茅尽管是民营企业,但作为一家改制企业,则是当地政府的宠儿,因为是当地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其发展过程中也受到政府的百般呵护,政府出动公安力量跨省抓人可以显现出这种关系的不一般。


 

 

    其实,我们都清楚,传统企业转型首先就是这种依靠政府保护这种“红利”的转型,一家成熟的企业应该更多的依靠市场能力,依靠与商业合作伙伴的关系,尤其是要走出去的企业,像中兴这类的产品,不可能只在国内,也不可能只与穷国打交道,一定要与发达国家打交道,而且一定会牵涉到各类知识产权和政府对于此类产品的相关技术限制等。如果这一关过过过不了,充其量就是一家“内战内行”的本土企业。而鸿茅也是如此,如果不能很商业化的、规则化的处理商誉纠纷,我们只能说还没有长大,至少领导则的心智还没有长大,还要依靠如此冲动的行为处理商誉事件。


 

 

    我们的很多企业可能还没有成长到这种程度,但是他们依然还是中兴、鸿茅这样的思维,有事希望政府出面摆平,似乎认为是应该的,甚至理解为这是政府保护企业发展必须要做的。


 

 

    别忘了,我们已经是改革开放30多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果如此行业领袖级的企业还是如此思维传统,我们怎么可能会转型成功呢?更为可怕的,一大批中小企业也是如此,面对环境巨变的时候,仍然希望政府给予措施进行支持,似乎不能转型是政府的错。
即使一家美国知名企业,如果寄希望于美国政府不断向中国政府及中国消费者施压,结果都是可想而知的,不管是谷歌,还是麦当劳,或者高通,最后想在中国生存下来都是要深得中国顾客接受喜欢,而且要遵守中国政府的规则。这体现了一家成熟国际企业应该具有的思维与商业模式。


 

    一群长不大的老板,怎么能够带动原来的传统企业转型成功呢?

 

 

    第二,对于企业的本质不愿深究。


 

 

    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是企业,都一个本质,关于这一点,我比较认同德鲁克先生对于企业本质的说明:企业的本质在于创造顾客。也就是说,企业永远围着顾客转,真诚的对待自己的顾客,任何超过百年或者比较成功的企业,都是这一规律的信仰者。我说到这点,中兴也好,鸿茅也好,都可能觉得不认同,他们一定会认为非常尊重顾客并为顾客提供价值。我说的是什么呢?我说的是,既然创造顾客,就一定要对顾客群及其影响顾客的市场环境进行深刻的认识和掌控,中兴,是电信设备供应商,必须面对世界市场,而且美国、欧盟这样的发达国家一定要面对,这些发达市场是有名的难以打交道,他们成熟、规则繁复,知识产权保护严格,对发展中国家的产品有偏见。要想在这些市场生存甚至成为这些市场的占有者,那就要深深的扎入到这个市场里,研究这里的市场和顾客,用当地的规则进行行为。很明显,这里的顾客与规则,与国内很有本质的不同。其实,即使将产品卖给相对落后的俄罗斯和非洲也是如此,很多中国产品在俄罗斯的名声不好,不就是因为对俄罗斯的市场“蔑视”吗?还有很多在上世纪90年代去德国上市的企业,欺诈,无视规则,导致近20年德意志交易所都不愿接手中国企业到那里上市,直到2016年中德双方总理签署成立合资交易所中欧国际交易所,重新启动中国企业在德国上市的行动。


 

 

    此外,每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本质,几乎谁都知道,电信设备行业的行业本质一定是技术领先,华为在这一点反应的比较快,因为她是当年电信设备行业“四大家族”唯一而且最小的那个,为了研发,2000年用巨资邀请IBM进行研发流程的全面改造,不断积累相关技术,终于在2017年开始在5G时代开始掌握技术的话语权。当然,这个时候,有人提出了话题,在上世纪90年代联想内部的路线之争:首席科学家倪光南主张大力大战国产芯片,。因为要想在电子设备这个领域成为领袖企业,这一关是绕不过去的。不过,柳传志还是选择了市场销售 + 制造的贸工技路线,现在有人说柳传志的选择似乎应对现在的缺“芯”负责也颇有道理,不过,还是有“事后丸诸葛”的嫌疑。从这点上说,华为的任正非确实足够伟大。


 

 

    再说,鸿茅,作为一家具有影响力的健康产品(其实是一种非处方药)经营者,更应围绕着顾客的健康转,而且理应更具对于顾客的人文关怀,更加谦卑,似乎只要广告做起来了,影响力有了,政府给予支持,就可以财大气粗了,甚至有了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这不就是典型的传统企业商业模式的特征吗?


 

 

    如果我们的健康产业不能抓住健康产业的本质,更多注入人文关怀,激发人性光辉,还是当年那套“广告打响,中国人傻钱多”的思维,我觉得中国健康产业就一定会陷入不被信任的境地,这不能埋怨中国的消费者和社会舆论,因为这个领域的“大忽悠”太多了,大家从网上查阅一下就能十分清楚,最近几年被政府查处的传销


 

    答案主要跟两个产业有关:第一个就是健康产业,第二个就是互联网金融。

 

    我真诚的呼吁,我们的老板们,如果你真能有企业家思维,尤其是传统行业的老板们,如果思维不变,还是拿着过去那套思维继续经营,转型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你会发现,你面对的环境会越来越不如你的意,你也不能从老板变成真正意义的企业家,最多是比普通人多赚了俩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