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富

当前位置: 国富首页> 国富观点 培育(隐形冠军)是中国制造业产业转型升级的“破局之举”的正文

培育(隐形冠军)是中国制造业产业转型升级的“破局之举”

 

发布人:国富咨询  发布时间:2018-06-15 17:07:04  点击数:371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常常引用狄更斯的这句话来感慨如今复杂多变的商业时代。其实,发起各种变革转型、多元跨界、颠覆模式的那部分企业并不代表商业世界的一切。我们常常只关注了那些“体积庞大”“声音高亢”的企业,而忽略了那些“静水深流”、默默践行、不懈探索的企业,这部分企业被称作为“隐形冠军”。

老子云:“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大部分“隐形冠军”位于产业链上游,因为不与终端消费者产生直接联系,公众知名度比较低,故名“隐形”。但他们往往行动敏捷,高度专注某一细分领域,或者某一缝隙市场,而这类市场通常对产品品质的要求很高,他们的产品创新遥遥领先于同行,形成了大企业无法奢求的竞争优势,它们大音稀声,埋头苦干,瞄准的是全球市场,却又大象无形。

    核心技术是最佳生产力,隐形企业因掌握行业核心技术,关键部件或关键材料,享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是产业的真正幕后控制者。据称,全世界3000多家隐形冠军公司,德国拥有1307家,数量最多,而中国虽然是世界制造大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很多产业规模也做到世界前茅,但这些产业往往大而不强,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其核心技术,关键部件和材料大都垄断在国外“隐形冠军”企业手中。因此,中国的制造业要由大变强,拥有话语权,就需要更多的“隐形冠军”企业,专注解决产业关键技术、核心部件和特殊材料,提供专业化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

    从中兴事件我们看到了企业被“卡脖子”的痛苦,芯片方面,我们关键部件和材料长期被国外企业所垄断,国内芯片依赖进口占九成之多,2016年超过2200亿美元。中国众多的产业都像电子产业一样,因为缺“芯”,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有规模化,无竞争力。

    体量大,却无话语权,中国制造业的大而不强尴尬无比,比如:

    我们的圆珠笔每年都生产很多,但是圆珠笔芯严重依赖进口;

    中国的钢铁产量是世界第一,但特种钢铁却大量需要依赖进口;

    中国的高铁是名片,但核心动力系统、控制系统来自于西门子、ABB等国外公司;

    中国的PC产量第一,但计算机的芯片基本被美国Intel AMD垄断;

    中国汽车市场名列世界前茅,但发动机却一直受制于人;

    再以液晶显示产业为例,中国液晶面板产业虽然规模很大,但基本是属于加工组装型,不但生产线要从日本进口,而且制造面板的很多关键材料也都必须依赖进口。

    因此,只要不可替代的关键部件和材料掌控在国外的隐形冠军企业手里,中国的产业再大也无法摆脱“低配人生”的被动局面。可以说,国外一个很小的隐形冠军企业如果不供应相关材料,就可以让中国万亿级的产业瘫痪,这绝非危言耸听,这是我们面临的最残酷的现实。所以,培育更多的“国产隐形冠军”,将成为中国从一个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的决胜着力点和关键所在。

     为何我国制造业会出现大而不强的现象?为何中国制造业经常受制于人?为何在市场优势、劳动力优势、资本优势、体制优势的中国制造业却规模化有余,竞争力不足?究其原因还是研发投入不足,科研成果转化不畅,许多国内大中型工业企业研发经费占比不足1%,而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则普遍在2%以上。 面对这些问题,加快建设制造业创新中心、推进创新体系建设可谓迫在眉睫。必须下决心从源头抓起,引导和支持企业专注于核心技术和关键材料的研发制造,专注于把核心部件和上游产品做到极致,专注于成为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企业,在突破关键材料与核心部件制造的瓶颈方面杀出外国公司的重围,为中国制造业重构发展路径提供坚实的基础。


   坚持创新

    众所周知,一个公司能否在全球的竞争中成为隐形冠军,取决于这个公司是否拥有强大的创新能力,是否占据世界关键材料制备技术的制高点,不仅仅是制造业,任何行业要想发展,都需要创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无论是电子产业的芯片,还是航天发动机,亦或是看上去简单的圆珠笔芯和高铁的螺丝,都是依靠其先进的技术和精湛的工艺制作而成。要做到一个领域制高点的技术,往往不是靠人多或短期砸钱就可以快速获得的。我们过去凭借“人多力量大”搞生产,那是生产资料对应的那个时代的产物,而目前,数字经济、智能经济、想要依靠众多劳动力资源和大量投资来迅速把产业做强的模式是行不通的。当前,我们最需要的,是要形成一种创新的科研环境,打造新型的创新链;全球制造业正在发生一系列深刻的变化,全球制造业创新体系也在进行重构,所以,加快建设新型创新体系至关重要。解决资源分散重复封闭交叉问题;解决创新和产业如何发展的问题。同时,对科研评价体系进行科学合理的调整,完善激励机制,只有这样,才会实现让国家科研投入真正做到成果转化,从而更好地为制造业或其他产业服务。

    坚持工匠精神

“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工匠精神的核心内涵是精益求精,不马虎,不弄虚作假,对产品和工作负责的精神,这是一种一丝不苟和严谨务实的态度,一切为了产品,一切为了质量,不断改进、创新和优化,以打造高质量的产品作为矢志不渝的追求。古往今来,工匠精神在鞭策着我们对极致的追求,这可能不仅是精益求精,更是一种态度、是一种对卓越的承诺。我想,这也应该成为中国隐形冠军企业的追求,这也更应该成为梦想成为隐形冠军企业的追求,用心去制造,用心去探索中国制造。

 

坚持国际合作

德国“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529日在法兰克福表示,中国和德国今天同为出口大国,出口经济需要互相联合融通,所以德国和中国一定要更好地发展合作。的确,中国的中小型企业可以从德国“隐形冠军”企业的成功经验中学到很多东西。同时,同制造业强国的合作,将致力于弘扬工匠精神,也能为新工业革命浪潮中的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以及深化对德合作探寻道路。

 

坚持敬畏之心

 

制造虽易,质量不易,且行且珍惜。庞大的市场占有率是“中国制造”引以为豪的发展名片,但如此快速的“中国速度”与市场美誉度之间所形成的隐形落差需要用“中国质量”来补位。反观2013年,欧债危机下的欧洲各国经济哀鸿遍野,唯有德国一家成为欧元区屹立不倒的“定海神针”。究其根本,德国制造业的长盛稳定,无疑是其抵御欧债危机的铜墙铁壁。德国人“理性严谨”的民族性格,是其精神文化的焦点和结晶,更是“德国制造”的核心文化。我们要敬畏他的专注精神,敬畏他的标准主义、敬畏他的精确主义,敬畏他的秩序(程序)主义,敬畏他的完美主义。我们要敬畏所有的榜样,最终实现比学赶超。

  

目前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瞄准国际标准,弘扬工匠精神,中国在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道路上已经进入新时代。瞄准国际科技前沿加强研究,突出关键共性技术重点拓展科技项目,强化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倡导创新文化,等等,国家正在陆续出台相关政策和举措,目的就是为了加快企业转型升级,向价值链高端迈进,从根本上增强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而其中的核心就是要培养更多的隐形冠军企业,掌握相关产业的关键材料和部件,突破发展瓶颈、打破国外垄断,实现全产业链材料、加工自主可控,为高质量发展打下良好基础,使中国从一个制造大国真正变成一个制造强国。

 

隐形冠军分布最多的是机械工程和机器制造行业(占比达37%),也正是因为这些行业的相对稳定和长周期。“隐形冠军”因在细分领域中的全球影响力和其持续不断地创新力,日益成为全球经济中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纵观以德国为代表的制造大国发展道路,大型跨国公司的表现虽令人艳羡,但不计其数的中小企业(隐形冠军)却是德国国际竞争力和连绵不绝的经济源动力的核心。可见,就中国制造而言,“隐形冠军”企业的培育和成长规律的探讨、发掘,意义重大。那么,如何培育细分行业的隐形冠军便是所有制造业企业应当思考的问题。为此,中国制造业价值创造论坛会有针对性的对如何培育、发掘细分行业隐形冠军进行探讨,交流,届时也会邀请行业隐形冠军进行现身说法,真正把普惠落到实处,将工匠精神进行到底!并希望,以此为契机,寻求中国制造业的最佳发力点,让中国制造业插上“隐形的翅膀”。